v480减肥网--有趣实用的生活常识!

真假文章排行

减肥美容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减肥药

减肥药-他们,被不符合要求减肥药坑惨了

时间:2022-07-26人气: 作者: 147小编

责任编辑Bokaro【法制日报】;

● 所含西布曲明等违禁品成份的瘦身肉类仍在许多平台商品销售,与此同时除了许多打著瘦身幌子的这三类商品隐匿在SNS网络平台中

● 卫生、风险防范等多个政府机构应切实强化联手稽查监督机制,强化对违法违法瘦身肉类的监督管理严肃查处工作力度,保护顾客权益

● 顾客要增强健康知识和法制观念,千万别一味相信店家的不实宣传品,也千万别一味追求瘦身商品的疗效,对于过分宣传品瘦身疗效的商品,一定要谨慎买回

□ 本报实习本报记者 孙福海

□ 本报本报记者 陈 磊

近日,上海客货运输高等法院对被告陈冠希等商品销售剧毒、剧毒肉类案依法进行公开一审,最终以商品销售剧毒、剧毒肉类罪判刑被告陈冠希徒刑两年6个月,并徒刑20万元。根据高等法院裁决,被告陈冠希等在若非他人商品销售的瘦身糖可能非法加进西布曲明的情况下,仍对外商品销售。

我国早在2010年就已经宣布国内停止生产、商品销售和采用西布曲明原料药及原料药。然而,《法制日报》本报记者调查发现,所含西布曲明等违禁品成份的瘦身肉类仍在许多平台商品销售,与此同时除了许多打著瘦身幌子的这三类商品隐匿在SNS网络平台中。买回和采用了这些商品的顾客不仅没有瘦身成功,等待他们的反而是一场人生大灾难。

投书专家认为,政府行政部门应切实强化联手稽查监督机制,强化对违法违法瘦身肉类的监督管理严肃查处,保护顾客权益。B2C网络平台要对进驻店家强化证照审核,加大日常管理和检查工作力度,不给不肖店家清晰可见任何违法获利的空间。

瘦身肉类隐含违禁品成份

顾客身体健康皆受挫

吉林省哈尔滨市的孙芸永远不会忘记这款名叫私人订制植物肽的瘦身药,因为这款瘦身药几乎毁了她。

2019年,23岁的孙芸高中毕业时,有一副标准身形,体格1.63米、运动量116斤,但她并不满意。当时网上有各种身形挑战,披风线、人钓竿、正手摸腋下,让我觉得自己的身形属于‘娇小’,就想着快速发胖。孙芸说。

有一天,孙芸偶然在SNS网络平台上看到一张写着吃一片包瘦3至5斤的瘦身药宣传品图片。这让孙芸心动并与该B2C联系。对方回复称:绝不反弹,不用运动,不伤害身体,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保证一定会变瘦。

孙芸立刻下单,一盒30粒药丸,价格1280元。对方还推荐了瘦身霜、瘦身酵素、瘦身果冻等其他配套商品,美其名曰搭配服用效果更佳。经其推荐,孙芸又花300元买回了一盒瘦身酵素。

收到货后,孙芸按照对方说的服用要求吃下一粒药丸。没过多久,她感到一阵剧烈的腹痛、头痛。过一段时间,一会儿情绪高亢,一会儿又特别沮丧,还会莫名其妙地想哭,心慌气短、浑身发抖。第二天早上会吐,不停地反胃、恶心。

孙芸找B2C反映上述情况。对方回复称,这是正常现象,是脂肪在燃烧,身体在适应,过两天就好了,如果实在忍受不了,可以一天吃半粒或者隔一天吃一粒。

将信将疑之下,孙芸按照隔一天吃一粒的方法又坚持了一段时间,不但症状没减轻,身体反而越来越差。她整宿睡不着觉,心悸,甚至还出现刻板行为。比如,我会坐在梳妆台前一遍又一遍梳头发,还会拿着手机漫无目的地上下滑动。这些行为根本不受控制,我父母看到之后都被吓到了。

孙芸的姐姐孙清也吃了同样的瘦身药。孙清当时体格1.70米,运动量120斤,但她还是想借助药物快速瘦到100斤以下,于是选择了和孙芸同款的瘦身药。

孙清顶着瘦身药给身体带来的所有负面效果,连着吃了10天,暴瘦18斤。孙芸回忆,孙清虽然瘦了,但状态异常憔悴:整个眼圈凹进去,黑眼圈特别重,面色蜡黄,一点血色都没有,看上去就像生了大病一样。

姐妹俩以为自己心理出了问题,结伴去看心理医生。经一系列心理检测和咨询,心理医生告诉他们,他们的症状和心理疾病完全无关,很可能是因为吃了所含违禁品成份的瘦身药。于是,孙芸买来试纸检测,发现自己服用的瘦身药中有西布曲明成份。

姐妹俩随即停止服用瘦身药,但至今已经过去两年之久,瘦身药带来的副作用并没有消失。孙清的运动量一度增至160斤,至今仍时不时感到头疼和心悸;孙芸的运动量也反弹了15斤,时不时偏头痛,经期不规律,还大量脱发。

孙芸曾拿出瘦身药的包装盒仔细查看,竟然发现商品外包装上的生产日期被打成了生产日计。这绝对是‘这三类商品’!我当时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孙芸说。

28岁的刘小婕来自湖北武汉,2015年高中毕业前找工作多次碰壁,她认为与自己160斤的运动量有关,于是下定决心快速瘦身。她经闺蜜推荐,入手了这款瘦身胶囊,断断续续服用了半年左右。

这段服用瘦身肉类的经历给我的身体造成了较大的影响,伤肝又伤肾,我到现在都肾虚。服药以后,人明显变黄了,脚后跟出现干裂,到了冬天甚至会干裂出血,特别疼,几乎无法落地。月经也失调了,当年做体检时还查出甲状腺结节。其实我之前的体质很好,一点小毛病都没有,吃那个瘦身胶囊把我的身体彻底毁了。刘小婕说。

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张君今年25岁,她在3年前通过B2C买回了这款号称是泰国瘦身糖的商品。服用后,起初疯狂想喝水、上厕所,后来就整天不想吃饭,也感觉不到饿,还伴有贫血的症状。最严重的时候,只要低头再抬起来,都会觉得头晕眼花。

后来,张君上网搜索了这款商品,发现其原料表里直接写明所含西布曲明。当时年纪小,太傻了,竟然能被这种有非法加进成份的瘦身肉类骗了。

违禁品成份仍在暗线流通

合法成份不能保证无害

孙芸和张君提到的西布曲明,是较为常见的瘦身药非法加进成份。

据中国农业大学肉类学院副教授朱毅介绍,西布曲明是一种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抑制食欲的药物,虽有一定瘦身疗效,但可能会有高血压、心率加快等副作用,严重时可致人死亡,我国早在2010年就已经宣布国内停止生产、商品销售和采用西布曲明原料药及原料药。但目前仍有许多不良店家在瘦身类肉类中非法加进西布曲明。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买回西布曲明原料或所含西布曲明的成品药并非难事。

本报记者在多个SNS网络平台上以瘦身西布瘦身等多个关键词进行搜索,均能在搜索结果中发现声称自己有货源进口货的信息。

一个名为瘦身药代理的SNS网络平台,拥有1.6万个关注、6.9万个帖子,首页多个帖子都称自己有靠谱货源。

许多用户昵称即有玄机,或取谐音或拼音首字母字样暗示有西布曲明,例如xb印度进口西部小小B等。部分卖家直接晒出白色面粉状物品照片或视频,称自己是一手货源,欢迎代理商来谈懂的来。

这些卖家非常谨慎。本报记者加进一个名为AA一手厂家直销(瘦身)卖家的网络账号,与其取得联系。

卖家通过本报记者的好友申请后,表示自己既有成品也有原料,发来大量药品图,称想做胶囊或爱心型药片都可以,除了糖果包装。在本报记者询问是否是西布后,卖家立刻警觉起来,改用语音回复:打字千万别提这个,你是不是不懂。

该卖家甚至提出要核实本报记者作为买家的身份,查看本报记者的网络空间。没发现端倪后,卖家才建议:看你不懂这行,不建议你直接买原料。你可以拿散装的先用着,联系客户,等客户多了稳定了,再找我拿原料自己加工。

卖家表示,如果要带包装盒,25粒一盒卖98元,批发价另谈。前期投资别嫌贵,我们卖给客户一般都是298元或368元一盒。

除非法加进西布曲明等剧毒成份的瘦身肉类外,瘦身肉类市场上不乏所含合法加进剂的瘦身冲剂、瘦身酵素等肉类。然而,加进成份合法,并不意味着食用后对人体无害。

朱毅告诉本报记者,市场上酵素等瘦身肉类火爆,但若想要达到宣称的效果,立竿见影瘦身,就可能加进了许多泻药,哪怕是合法加进的芦荟、决明子等,以及中药用到的大黄、番泻叶等,长期服用也很可能会导致结肠黑变病。

这是一种非炎性病变,许多人没感觉,许多人会引发便秘、腹泻、腹痛、腹胀、肛门坠胀等不适。目前认为黑变肠黏膜的息肉和癌变几率可能增高。朱毅说。

这也意味着,无论是否所含非法加进成份,过于依赖瘦身肉类进行瘦身,都可能会给人体健康带来一定的影响。

瘦身肉类宣传品无孔不入

网络商品销售自有话术体系

尽管瘦身肉类对人体健康有影响,但目前这类肉类的宣传品无处不在,如弹窗广告、SNS网络平台推广、购物网站首页推送……

本报记者在浏览许多网络网络平台的热搜时发现,在相关热搜新闻之下,总有人在评论后悄然转向称自己服用了某瘦身肉类。

例如,在某起明星被警方通报的热点新闻之下,名为请叫我妍粑粑的网民留言称:谢谢朝阳群众,贵圈真的太乱了。那时候还为参加他的粉丝见面会,每天喝瘦身饮,瘦得特别多,改变梨形身形……随后,该网民自己回复该条评论称:瘦身饮是我前段时间用哒,俺网络空间有发过!

随后几天,本报记者又在不同的热搜新闻评论中,发现了端书同学大大叔男等多名账号用类似的表述,吸引人关注他们宣传品的瘦身饮。

本报记者点开这些账号发现,所有账号首页的最新两条博文均一模一样,都发了3张完全一样的健身房对镜自拍照,并配文称:最近又瘦了好多,同学聚会又被夸了,开心。这些账号推荐的网络账户都是同一人——名为嬛嬛小公举8的B2C。

嬛嬛小公举8的网络空间里充斥着各种瘦身文字,与此同时配有各种商品零售的转账和收款截图。她主推的瘦身商品,分为598元的普通套餐、1100元的特效套餐和1700元的强化版套餐。

这名B2C推荐商品自有一套话术体系。

在本报记者向其询问瘦身套餐如何买回之后,她发来一个问题列表,说要根据具体情况看看宝贝适合哪款商品,问题列表里的问题包括:体格、年龄、运动量、是否用过商品、用过几种商品等。当本报记者以不同账号加其好友、填写截然不同的信息之后,她推荐的都是同这款商品。

本报记者询问这个对身体会不会有副作用时,其回复称:我们的商品是国家QS认证肉类级的,百分百没副作用。

随后,本报记者以该套盒上印有的商标名卡芙轻在中国商标网上检索后发现,申请人为浙江伊梵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然而,无论是卡芙轻还是浙江伊梵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管理总局肉类生产许可获证企业信息查询网络平台上,搜索结果均为无。

瘦身肉类B2C的套路还体现在买前买后的变脸。买时一口一个姐妹亲亲,转钱后立刻变陌生人。孙芸对此深有体会,她看完心理医生并用试纸检测出违法加进成份之后再联系B2C,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删除好友。

孙芸让自己的闺蜜再次加进该B2C为好友,发现其已经改卖瘦身奶茶,但是网络空间的文案和配图,还是原来的风格。

切实强化联手稽查监督机制

增强监管加大惩处工作力度

对于瘦身肉类市场乱象,中国法学会顾客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介绍说,从顾客投诉来看,瘦身肉类市场主要存在不实宣传品、非法加进违禁品成份等问题。

在他看来,为了谋取更多经济利益,有的店家不惜通过夸大瘦身肉类疗效等手段,欺骗和误导顾客,侵犯顾客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有的店家为了追求立竿见影的瘦身效果,甚至在瘦身商品中加进违禁品成份,严重危害顾客的生命健康安全。

这些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不仅会损害顾客的权益,而且会扰乱瘦身肉类市场秩序,影响行业的商业信誉,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陈音江说。

为什么这种乱象一直未能得到有效治理?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任超认为,其根源在于顾客需求迫切、违法成本低、维权难度高。售卖者被发现之后,通常面临的是罚款和较轻的刑事责任,与售卖商品的暴利相比惩罚工作力度不足。相比之下,对于普通顾客来说,举证是个大难题。

相关店家要求顾客拿出检验报告以证明商品所含非法加进成份,但这对普通顾客来说并非易事。任超介绍,更重要的是,瘦身肉类网络商品销售存在监管盲区,造成网络肉类经营门槛偏低,相关信息审核并不严格。

任超还提到,为了规避政府相关部门的检查,店家非法加进违禁品成份的手段越来越隐蔽,许多企业甚至有专门的研发团队专项研究加进物;有的在药店柜台上摆放的商品通常是合格品,但实际卖给顾客的却是所含违禁品成份的商品,这都给监管增加了难度。

陈音江同样发现,目前瘦身肉类的商品销售平台越来越隐蔽。以前主要是线下商品销售,无论是不实宣传品还是商品质量问题,相对来说更容易监管。现在多是在网上商品销售,有的甚至是通过网络网络平台一对一交易,无论是网络平台还是监管部门,很难将其纳入日常监管。

对于瘦身肉类的监管问题,任超建议,卫生、风险防范等多个政府机构应切实强化联手稽查监督机制,加大对违法违法瘦身肉类的监督管理严肃查处工作力度,保护顾客权益。对瘦身广告夸大、不实等问题也应从严处罚,风险防范部门可以责令经营者停止发布广告并处以相应罚款。

陈音江则称,B2C网络平台要对进驻店家强化证照审核,加大日常管理和检查工作力度,依托大数据技术开展研判分析,一旦发现网络平台内店家不实宣传品或顾客投诉,应该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并与风险防范部门保持数据共享,不给不肖店家清晰可见任何违法获利空间。

顾客要增强健康知识和法制观念,千万别一味相信店家的不实宣传品,也千万别一味追求瘦身商品的疗效。对于过分宣传品瘦身疗效的商品,一定要谨慎买回。如果权益受到损害,要及时收集好相关证据,依法保护自己的权益。陈音江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孙芸、孙清、刘小婕、张君为化名)

责任编辑:沙琼 PSY289
标签: